刘可忆:

敬一个言出必行且光明磊落的男人。


敬一个不需要找任何人诉苦的女人,


解决问题,不必听旁人的指手画脚,


了解人心,不必听旁人的评头论足,


因为一切都在自己如何看,如何做。

初心弥足珍贵

刘可忆:

还记得她第一次生气时,第一次落泪时,第一次负气出走时,你是多么在意和紧张的画面吗?
而如今,你是从第几次开始不再象最初那么在意了?
人有时最大的困扰和痛楚就是无法面对态度的落差。而人们也会劝你或是警戒你说激情终会褪去,平淡才是真。就好像在说,别那么任性了,又不是在谈恋爱。

好像短暂的新鲜感过去,一切的情绪都不会被问起前因后果,而是以无理取闹来否定一切。好像人们在貌似熟络之后就有义务把那些落差自动合理化。

其实这落差并不合理也不合情,而且你也应该明白和相信,岁月中的琐碎不是用来消磨和冲淡彼此在对方心中的重要性的,而是时间越久,交集越多,越是应该更加在意和维护彼此以及这段情感关系。

所以当一个原本在意你的人变的没那么在意了,请不要自行扯上时间,天气,忙碌等原因来模糊事实,因为事实有些丑陋,就是他没有那么在乎你了,所谓平淡是真,但这种平淡可不代表冷却和熟视无睹。

当然,别刻意作。


别无选择不配叫选择

刘可忆:

如果你还爱着一个人,
就不要用任何试探性的心态和行为去考验她。
你能做的就是尽你所能去让她的生活因你的出现和存在而变的更好,而不是策略型的袖手旁观,以及刻意的让她独自面对窘迫不安,从而想让她在孤立无援时想起你的好。

因为有很多真正独立的人,在她无所依附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是自我拯救,而且很多时候她也会认为,在你原本应该有所为的时候却不作为,那么你也永远失去了这份信任和依托。

就像你若是被人所爱,那么她应该觉得你值得爱且非你不可,而不是因为她别无可选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因为后一种的选择不过是一种最为低廉的混吃等死罢了。

刘可忆:

信任这种东西,易碎,但很难建立也很难复原。尤其在所谓的感情里面所表现出来的坦诚和关心。

我明白的有点晚

人潮如此汹涌:

你因悲伤而落的泪,在爱你的人心里会唤起他的自责或疼惜,会让他觉得,无论如何,让心爱的人落泪总是件冷漠又残忍的事。但同样是落泪,甚至是嚎啕大哭,却会让那些假装爱你的人在心里充满厌烦和苛责,总觉得你在无事生非,你在无理取闹。其实爱与不爱在大多时候都很容易辨别,一个是把错全撇给对方,没有一点心疼,这是不爱;一个是明白是非曲直,但仍大不过先要心疼对方的冲动这是爱。也是所谓的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而克制就是先把自己的委屈放置一旁,然后为爱人擦去泪水。

可忆:

【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人生的荒唐就是因为有过多的但是。

可忆:

一段感情中,谁会劝人分手?一种是真为人好,一种是凑个热闹。真为人好,应劝人平息,劝人冷静,劝人自己去做抉择,而凑个热闹,则会劝人冷绝,劝人专横,劝人赶紧分手,何为向着,不是一味替你打抱不平,为你擂鼓鸣冤,而是一五一十的把矛盾化解,把误会说开,而不是把事做绝,把人伤透。当然人渣除外,有人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人渣,旁人劝不得,苦只能让他尝够了才肯松手。

刘可可:

阴影

给它备了专用的餐具,
可它总是用我最喜欢的杯子喝水,
于是我就把杯子给它用了。
给它备了柔软的小窝,
可它总是睡在我新买的小毛毯上,
于是我就把毯子给它睡了。
给它种了一满盆的新鲜猫草,
可它总是喜欢玩我好不容易养活的花,
于是我只能任由它去,
给它买了些小巧的玩具,
可它玩几次就失去了兴趣,
后来一向不喜欢鱼的我特意买来几条,它起初倒是看的入迷,
可后来就开始喝鱼缸水,
接着就拉肚,
于是我赶紧买来药给它喂下,
那几天的夜里,我总是睡不实,
每听到它挠猫砂,
我就会侧起身子听它拉肚的程度,
如果严重我就会起来摸摸它的小肚,
好在两天过后终于止住了,
只是可怜那鱼缸被挪到了柜顶。
没了活鱼,它又开始低迷,
只有在我白天开窗时,
它才会疯一般的立起身子向外看,
但山里冷风又硬,我怕给它吹感冒,
于是把低层的窗纸划掉一条供它发呆。
……

类似于这样的妥协其实有太多太多,
但遗憾的是,不管我做出何种关切,
都没能换来它象曾经那般的温柔亲近。
若是它真的独立冷艳也就罢了,
偏偏对旁人是撒娇卖萌样样精通,
我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阴影吧。

那一年,它才三个月,
便学会了咬人不撒嘴,
于是我狠狠的打了它屁股几巴掌,
后来倒是不咬了,
但只要我一大声喊它或者扬起手掌,
它就会瞪着我然后用力挣脱,
那神情里有恨有怒还有惧怕,
再后来,我跟它道歉,
说尽好话,赔尽笑脸,
可它就是不肯再亲近我。

每当我把它搂在怀里,
想轻轻柔柔的给它抓痒抚摸之时,
它就会全身绷紧,
然后一副杏目圆睁的眼神敌视着我,
相比于它的反抗和挣扎,
其实更让我伤心的是它眼里的怕。

如今,我对它的感情,
责任呵护大于爱,愧疚弥补大于爱,
也因此更加明白和相信,
在这世上,
有些冲动的巴掌永不该落下,
有些伤人的话语永不该说出,
有些寒心的行为永不该做出,
因为,
不是所有对不起都能换回一句原谅,
不是所有醒悟亏欠都能及时和弥补。


补丁落补丁:

有时候,一个人要求另一个人许下承诺,其实这是一份莫大的信任。因为她还愿意相信承诺,还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人所打出来的未来白条。所以说愿意相信是一种本能,但一直愿意相信有时则是一种运气和胸怀,但有时也是一种迫于无奈的懦弱和慈悲。

补丁落补丁:

想起那一年二哥带女朋友回家,提前几天他就跟家里打好招呼,说这个人对我特别重要,你们都必须对她一百个好。爸妈说好好好,你放心吧。所以多年后,我每当看到一方的家人对另一方冷落甚至百般刁难时,我就觉得这个事大部分是这个人本身处事和人品有问题。其一:他的家庭不够重视他的感受,其二:他没有态度鲜明的让他的家人在意他与另一半的感受,也因此才会有那么多的借口,说父母不同意。当然还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这个人确实是个渣,父母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但渣这个事吧,必须要当事人醒悟才算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