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可忆:

年初,胖妹来北京的时候是南站,我匆匆忙忙去西站接的,年末,胖妹走的时候是西站,我又差点去了南站,在这一次次的人为误会中,一次次的被胖妹无情的拒绝后,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要送她一程。而这一程没有鲜花,没有小汽车,更没有依依不舍的含泪告别,有的只是不管我住在哪,不管我在做什么,不管是什么时间,只要是还有公交车和地铁,只要月票里还有钱,我就会从城市的另一端朝她要去的车站狂奔去。这一切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年头随时随地给你送厕纸的朋友并不多。

这次我住在北京远郊的农村里,我要花半个小时的时间来到地铁站,然后倒上四条地铁线才能见上胖妹一眼。而她下午一点半的票,竟然要卡着点一点才到火车站,我想说啊,这难道不是典型的热脸贴冷屁股吗!而且胖妹还说她不是一个人走不用我送了,可我听不进去啊,我说过我要送她的啊! 胖妹也以为我只是为了兑现一个承诺,其实若是心里不想又哪里管什么所谓承诺,行车不便,身体不适,甚至连冬天风大雾重都可以成为一种搪塞的借口,可是我就是想送一送她啊。什么都不为。 ————现实的分割线 莫要以此为荣,莫要以种种颠沛流离来感动自己或她人,送朋友有一份心固然可贵,但若是送女朋友,我是万万分不建议如此的。说的直白残忍点,如果我有一个正大光明的女朋友,我希望我把一切都提前为她打理好,衣食住行,然后在这样一个寒彻筋骨的冬日里,我把她裹的严严实实暖暖和和,拉着她坐进开往回家的专车里,而不是我从大老远双手空空的送上她一程。情义二字,凭的不仅仅是一份真心,更多的还是足够能力的给予和保护。

评论

热度(31)

  1. 张"伊糖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图片
  2. 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