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它就是一把劣质银锁

刘可忆:

晚上女孩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接通后她习惯性的沉默,对方也沉默。几秒钟,对方说了一声喂的同时她也喂了一声,结果再次陷入沉默。又是几秒钟,双方再次同时喊了一声喂。接着,对方以为信号不好便挂断了。


 


女孩回想着这个陌生号码所传递过来的声音,似乎有一点点耳熟,但又普通的联想不到任何人。于是她就像往常一样,把它当成一个无聊人错拨的无聊电话而已。五分钟后,电话再次想起,还是那个号码,女孩接起来的同时百度了一下这个号码是来自成都。


 


成都?女孩极力的搜索着记忆库,那里好像只有一个同事,但声音不是那个人。那又是谁?女孩诧异的表示自己的联想功能竟然就此中断。好在那人不停的用成都话问询它的近况。女孩一边回答一边在大脑里飞速的搜索,这个人到底是谁?一定是她认识的人,但为什么自己无法通过声音辨别?好一会儿,女孩渐渐听出似曾相识的语气,渐渐的联想到了一个人。于是她说,你什么时候回去的?原来的工作辞去了么?对方说刚回来一个月,准备在家乡发展。女孩说恩,那也好。


 


再后来,对方一直用成都话与她交谈,女孩起初还调侃道,如果说的慢点她还能听懂,如果说的快了基本上听不懂,对方忙说好。可不自觉的还是会加快语速,所以女孩对他所说的话也就半猜半蒙了。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电话里,都是对方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些年的不如意和以及对女孩的念念不忘。有几次他停顿下来问女孩,这么多年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女孩说真没有,最多也就是希望你好好的。


 


对方又说,难道你这十几年的经历也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女孩说真没有,无非就是上班下班挣钱养活自己,十几年来都是胸无大志,混吃等死。还有就是老了。对方忽然愤愤的笑道,老了,你才几岁啊就老了。女孩说三十了,你认识我的是时候我才19岁。对方说是啊,一晃十几年了。


 


接着对方又开始说起了他现在压力如何的大,如何的想重新改变自己,突破自己,更是几次三番说让女孩去成都陪他发展,女孩说自己老了,不想折腾了。对方说,你要学会有一个好的心态,不要顾虑太多,人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活得开心和充实。女孩笑了,直接问他,你是不是改行做传销了?对方说怎么会,我从来不碰那玩意。女孩说那你怎么说起心灵鸡汤一套一套的。他说这是他这十年来的感悟。说每天两顿酒为了应酬,每天两包烟为了减压,说现在活的很累,没有方向,特别迷茫,说对女孩总是念念不忘。


 


女孩接着笑着说,看来你今天没少喝。他说没喝多,车都是自己开回来的。女孩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以为喝酒了还能开车是件特别值得炫耀的事。他说不是,他都是走小路回来的,没有被查到。女孩说你以为酒后不开车是为了逃避罚单吗?那是为了你自己和别人的生命负责。他说没事,我有把握。女孩说,每一场酒驾事故都是在我有把握,绝对没事的情况下酿成的。他说好吧,那下次我喝完不开车了。


 


说到这,女孩觉得有些话说的有点多了。于是便沉默听着他继续忆往昔诉当下。而此时,女孩面对一个十年未曾联系的曾经恋人,她竟然没有任何悸动,反而因为他几次说到让她飞去成都看他而生出几丝反感。


 


后来女孩毫不扭捏的问起他的儿子今年多大了,上初中了么?学习如何,甚至连带他的妻子也一同问候,女孩所想要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不想有任何暧昧的可能性,她希望对方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身份应该说出怎样的话,但这一切似乎并不凑效,对方还是在说过去了这么多年,问女孩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女孩说人一生,有些过错在年轻时没有犯,年长了就更不应该再去触碰。他说,过错可以纠正,可以弥补,但是对女孩是一种错过,而错过是最让人无法释怀的。


 


女孩笑笑说,别闹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底线,而她还是年轻时所遵循的那一个底线,那就是不做伤害无辜的事情。对方也笑了,说你还真是没变。女孩说变了,老了,对什么事都没有那么在意了。对方说那你什么时候来成都看我,女孩说有时间有机会的吧,他追问,大概时间呢,女孩稍显冷淡的说,没有十足必要的前提下,不会对谁做出所谓的承诺,除非她认为自己能做到且应该做到,所以不想敷衍旁人。对方说好吧,那等会你给我发一张照片总是可以的吧,女孩说可以。


 


电话里又过去了十分钟,女孩有点想挂断,但她一向不知如何挂断别人的电话,所以她在等待。渐渐地该说的话都已重复说完,也再无闲话可以问询,最后女孩说挂了吧,等会给你发照片,对方说好的。随后,女孩在相册里找了一张最二的,最没有女人味的,最屌丝的,发给了对方。女孩想这应该是最有效的断了念想的方式了。她对此法特别自信。


 


虽然对方在后来又给女孩打了电话,还给了我一个QQ号,虽然对方的头像竟然是另外一个男人,虽然女孩表示不解但对方支支吾吾的说那是他堂哥。后来女孩咳嗽了几声,对方说感冒了吗,女孩顺势说是啊,那早点休息吧,对方说好,那改天聊。


 


就这样,一段十年后的偶然电联终于结束了。而女孩曾在最开始问对方是如何找到她的联系方式的时候,对方只是说了一句,真心找总是能找到的。


 


而就在前几年女孩还在偶然的和旁人说起在她年轻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个特别好的男人,他细心,体贴,从不勉强她做什么。让她感动的那些小事也从未淡忘,就像有一次他们在一起聚餐,男女各占一桌,在女孩要换一个酒精锅的时候,这个男人忽然过来帮她拿起干锅换好酒精,并说下次叫他来别烫着自己,而让人诧异的是他并未坐在女孩的对面,而是背靠背的坐在隔壁桌上。


 


还有一次,男人从外面回来,在公司的走廊里和女孩走个对面,他淡淡一笑就往女孩口袋里塞了一个布袋,女孩打开一看是一面小镜子,他说你那个镜子不是前两天坏了吗,我恰巧今天看见了就买了一个给你。女孩一脸的甜蜜挂在嘴角。


 


男人还知道女孩爱吃草莓和樱桃,于是每天去上班的时候,女孩都会在公司的饮水间发现有一碗洗好的水果在那里放着,甚至在女孩要离开那里去北京的时候他还独自烫了一个烟花在手腕上,虽然女孩当时笑他幼稚不可以自残,但心里更多的还是心疼。


 


后来女孩去了北京,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手机,于是女孩就买IC卡给他打电话,无论刮风下雨,女孩都会在约定的时间内去路旁的电话亭打电话,有时寒风彻骨,女孩就在那举着电话能聊上半个小时,那时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当然也无非都是些在彼时觉得思念格外磨人在此时只觉得当时真是疯了的情境。


 


戏剧性的是他们还曾经打了一个特别悬乎的赌,就是在12月24号那天如果下雪,女孩就回去看他。如果不下他们就此告别。而下赌的时间是十月份。你看啊,年轻就是这么随意和任性,可谁能预测出两个月之后某一日是否会有一场皑皑白雪的降临呢。


 


12月23号,晴,万里无云。晚上女孩辗转反侧,问哥哥说明天会下雪吗?哥说好好的天下什么雪啊。女孩说好吧,那就睡觉吧。第二天凌晨,哥哥说,嘿,还真下雪了,女孩听着一个机灵就起来了,真是鹅毛大雪啊。她说哥我今天得回去一趟,哥说你干嘛去,她说回去看看。接着背包,喜滋滋的就出发了。辗转两三个小时车程,女孩来到了他的城市,接着欣喜异常的给他打电话,说你在哪,我到了,他说真是抱歉,老家发生了点事,临时回来了,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女孩说,没事,就是告诉你一声这里下雪了,挺大的。


 


那一次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后来女孩听人说他之前早已结婚,并且有一子。瞬间女孩觉得自己太过分了。虽然他后来跟女孩解释了种种没有如实说的原因,以及他和他的妻子是如何的情感不和,但他越是说我越是觉得他伪善,越是觉得不喜欢人家为什么要娶人家啊,娶了人家为何不好好爱护人家,他说女孩现在还小,不懂得婚姻有时并非自己所愿,而是世俗压力和家庭原因的综合选择。女孩说这些也许她不懂她也管不了,但是她知道一条,就是对方有自己的家庭,所以不能和自己纠缠不清,而女孩也不会做出伤害无辜的事情。


 


虽然女孩口中的义正言辞都曾让她以为自己是一个懂自爱,知廉耻的好人,但在情感在先的前提下,女孩也是挣扎了好一阵子,毕竟有些感情是真实的呈现了。可不知何故,再优秀的男人,只要在人面前诋毁他的妻子,女孩就会对这个男人嗤之以鼻。对于这个有些偏激的习惯至今有增无减。所以他们的故事也就仅仅停留在那一场大雪纷飞的任性里。


 


多年后,女孩偶然会想起有那么一个人,他们只是牵一牵手,相视而笑,而他曾让女孩行走在雨夜里不觉狼狈只觉浪漫,他也曾让女孩在异地停留只顾思念不顾距离,他曾让女孩觉得能为他亲手剥一个茶叶蛋而触碰到幸福的感觉,而女孩今天也已然明白,这所有的美好,都是因为它赶在破碎之前得以夭折和结束。


 


所以,人们会说有些美好的回忆就如同那些劣质的同心银锁,它要么时刻佩戴,要么永久密封,一旦拿出赤裸其外,便会触及到现实里的空气直至迅速氧化而变黑。再加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当初的纯真和悸动早已是所剩无几。虽然有些怀念仍会淌过无情的岁月继而熠熠生辉,但我们是否也该反省下,在这流动且漫长的所谓错过里,有多少是真正的错过,又有多少因为怀念之前的美好而再次错过?


 


十年,人生没有几个十年。当你错过了一个人的十年,那就是真的错过了。这错过的十年无法弥补,无法修正,因为那十年也许与你无关。若是有关,人们又何为要悄然无声的耗上十年。所以,当女孩看到了那个男人仍在抱怨十年前所抱怨的事物时,以及那所有的蜜语甜言在此刻听来也无法再像当年那样打动她时,那些仅存的美好也瞬间支离破碎了。


 


所以啊,不要轻易碰触曾经过往的人和事,除非那些美好在现实里得以延续和不断擦拭,否则请将它密封,存档,整理,以便给现在真实的,正在拥有和陪伴的事物腾出一席之地。

评论

热度(94)

  1. 小火柴0928 转载了此文字
  2. Cherry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真实又正确
  3. 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文字
  4. 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文字
  5. 雪胭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文字